另香港彩霸王|新彩霸王综合
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
所在位置:首頁 >> 工作動態 >> 八面來風
陳年積案挖出“保護傘”
發布時間: 2019-04-04 07:10:11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涉嫌故意殺人被網上通緝,最后竟以過失致人死亡罪被輕判。湖北省襄陽市紀檢監察機關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深挖徹查“關系網”“保護傘”,讓多名涉案政法干警受到嚴懲

中央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正式啟動不到半年,湖北省襄陽市下轄的老河口市公安局就打掉了一個以陳某為首的黑惡勢力團伙,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逮捕陳某,并抓獲其團伙骨干成員16人。

綁架、暴力討債、開設賭場……這個黑惡勢力團伙為何如此囂張?襄陽市把深挖徹查“關系網”“保護傘”作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重要內容,確定偵辦涉黑涉惡案件與破“網”毀“傘”同步進行。

襄陽市紀委監委迅速介入,明確由一名領導班子成員負責,并于2018年8月指定襄城區紀委監委查辦該案中涉及“保護傘”的問題線索。紀檢監察干部通過幾個月的窮追不舍、重拳出擊,逐一精準核查,慢慢地,陳某背后的“保護傘”浮出水面,涉及多名國家公職人員。

蹊蹺:公訴內卷去哪兒了?

“這么大的刑事案件,竟然沒有公訴內卷,而公訴內卷又恰恰是最需要的、最關鍵的!”襄城區紀委監委一入手該案就陷入困境。

查閱陳某的原案,辦案人員發現,2001年7月15日,陳某受他人邀請到樊城區解放路某酒店吃飯,與王某等人因敬酒發生口角,廝打過程中,持槍對王某右腹部開了一槍。王某倒地死亡,陳某隨后潛逃。樊城公安分局接警后對現場進行了勘查拍照,繪制了現場圖,提取了現場物證,并對死者王某進行法醫檢驗鑒定,鑒定結論:死者王某系生前被他人槍擊死亡。目擊證人證實槍是從陳某身上掏出的,開第二槍時兩人相距一米左右。較為完整的證據鏈條鎖定陳某涉嫌故意殺人。因陳某潛逃,沒有到案,樊城公安分局隨即對陳某進行上網通緝。

2008年10月下旬,陳某被武漢市公安局抓獲,移交樊城公安分局刑偵大隊。2009年7月28日,樊城區人民法院以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陳某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2012年10月,陳某兩次減刑后刑滿釋放,并糾集一些社會人員實施暴力犯罪行為。

此前涉嫌故意殺人被網上通緝,最后竟以過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刑,前面是重罪,后面是輕判,這其中有沒有什么貓膩?“必須找到案件的所有卷宗,仔細查閱!”辦案人員迅速出動,但在樊城區人民檢察院“卡了殼”,“案件公訴內卷在檔案室里竟然找不到!我們翻到晚上6點多,翻了2個多小時,還是沒翻到。”辦案人員無奈地說。

公訴內卷到底去哪兒了?辦案人員沒有氣餒,從公訴內卷流程的各個環節調查,終于在晚上12點多弄清楚了一個事實:公訴內卷根本沒交到檔案室,還在原承辦人手中!

順藤摸瓜,辦案人員最終確定樊城區人民檢察院原公訴科內勤夏琳將公訴內卷私自銷毀。襄城區紀委監委立即上報市紀委監委,依法對夏琳進行留置。

深挖:拔出蘿卜帶出泥

是誰找的夏琳?她是否充當“保護傘”?還有沒有其他人參與其中?帶著這些疑問,辦案人員緊緊圍繞夏琳這個關鍵人員,繼續深挖細查。

最終,夏琳交代,她花錢辦事的錢來自陳某的姐姐。然而,漏事、漏情節、漏數,夏琳的不完整說法讓辦案人員再次陷入困境。“10年前的事情,時間較為久遠,查詢困難較大。”辦案人員說。

從哪里找切口?為了查清兩人之間的錢款交易,搜集證據,辦案人員以“大海撈針”精神,不放過蛛絲馬跡,抽絲剝繭,找出兩人之間的關聯,夏琳相關信息隨之暴露。有了夏琳的準確信息,辦案人員便開始進行精確查詢,查出陳某的姐姐曾分5次送給夏琳人民幣30多萬元。

夏琳收了這些錢后,又是怎么花的?錢具體去了哪里?在辦案人員的持續追查下,夏琳開始松口,承認向時任樊城公安分局刑偵大隊偵查一隊中隊長呂鵬(陳某案主辦人)行賄3萬元,請求在偵查取證時對陳某給予關照。

辦案人員仔細調查相關細節,并對呂鵬進行談話。

面對大量事實證據,呂鵬最終承認利用主辦陳某案的職務便利,收受賄賂,并受他人所托,與他人相互串通,在偵查取證過程中,以將重罪改輕罪為目的,違背案件事實真相,從有利于陳某罪輕的過失致人死亡罪方面搜集證據,致使陳某重罪輕判,涉嫌徇私枉法犯罪。

毀“傘”:8人被移送司法機關

除了夏琳和呂鵬,還有沒有人充當陳某的“保護傘”?辦案人員窮追不舍。

“對涉黑涉惡腐敗和充當‘保護傘’的黨政干部、政法干警,無論涉及誰,一律深挖徹查、嚴懲不貸,決不搞下不為例。”在今年該市召開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專題會上,市委書記李樂成明確要求。

分散瓦解,各個擊破。辦案人員建立問題線索排查機制,多方聯動,陳某背后相互串通的其他“保護傘”一一被挖出,分別為時任襄樊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紫貞派出所教導員鄭某、時任樊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馬某、時任樊城區人民檢察院公訴科科長鄭均蓬、時任樊城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焦偉、時任樊城區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馬新元、時任襄樊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張某、時任樊城區人民法院審判員陳貴生……

“查出這些‘保護傘’,很震驚!甚至有人為了區區幾千塊錢,就喪失底線。”辦案人員向記者表示。目前,夏琳、呂鵬、焦偉、馬新元、陳貴生等8人被移送司法機關,其中6名黨員已被開除黨籍。

據襄陽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陳某案“保護傘”涉及公檢法等司法部門,社會影響力較大,深挖徹查這些人員,紀檢監察機關全力毀“傘”破“傘”,極大鼓舞了人民群眾同黑惡勢力作斗爭的信心。

“清除害群之馬,凈化黨員干部隊伍。此案充分反映出個別黨員干部喪失黨性、漠視法紀,與違法犯罪分子沆瀣一氣、狼狽為奸,性質嚴重、影響惡劣……”襄陽市紀委監委日前發出通知,要求全市各級黨組織要以此案為鑒,高度警醒,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重大決策部署,堅決打贏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這場攻堅仗,增強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為夯實黨的執政基礎提供有力保證。(袁海濤  季向軒)

相關文章

另香港彩霸王 赛车赌博软件机器人 竞彩半全场全包盈利 nba竞彩怎么买不了 体育彩票31选7的走势图 浙江20选五中奖规则 下载秒速时时开奖结果 河南22选五开奖号码是哪几 内蒙古11选五 赛车qq交流群 3d17500乐彩网